144
http://upload.yanews.cn/2018/1123/1542945863553.png
首頁 新聞 專題 2019 退耕還林20年

延安退耕還林二十年,生態效益凸顯

2019-09-05 10:13 來源:人民日報

荒山綠 河水清 百姓富

——延安退耕還林二十年,生態效益凸顯 

核心閱讀

自1999年起,延安吹響綠色沖鋒號,開展大規模退耕還林。走過20年的生態環保路,延安森林覆蓋率由33.5%增加到52.5%,植被覆蓋度由46%提高到81.3%,陜西綠色版圖向北推移400公里。

荒山綠了,河水清了,百姓富了,紅色圣地上演了生態保護和脫貧攻堅“一個戰場、打贏兩場戰役”的綠色傳奇。

車行陜北,黃土高原的山峁之間,綠色竟是主色調!

難以想象,20年前,這里是另一番景象:溝壑縱橫,禿嶺荒山,漫天風沙……

“對照過去我認不出了你,母親延安換新衣。”詩人賀敬之在《回延安》中寫下的美好詩句,變成了現實。

XxjpsgC007048_0902_7960086

8月29 日航拍的被綠色環繞的延安市寶塔山。 新華社記者 陶明 

生態藍圖繪到底

雨霽云散,吳起縣南溝村水庫,伴隨著發動機的轟鳴,一艘載滿游客的游艇在水面上劃出一道弧線,野鴨驚起,飛向岸邊。

南溝村原黨支部書記閆志雄拿起手機拍下了這一幕,“山綠了,水清了,我們現在向綠水青山要金山銀山。”湖面上碧波蕩漾,四周群山環繞,頭頂藍天白云,讓人神清氣爽。

20年前,這里卻是另一番景象。“山上沒有樹,羊吃過的地方都是一片黃,春季黃沙漫天,夏季洪水肆虐。”閆志雄感慨。

如何破解?1999年,延安掀起“綠色革命”:20年來,延安退耕還林面積1077.46萬畝。

退耕還林后,閆志雄帶領村民將南溝村建成了景區,村民入股分紅,“今年最多的一戶分了1萬多元呢。”生態環境的改善讓南溝村嘗到了甜頭,農家樂、民宿、采摘體驗等特色項目,讓這里成為當地的“網紅村”。

面對成績,延安沒有止步。一張藍圖繪到底,一任接著一任干。

一場大雨過后,站在吳起縣寨子灣村海拔1680米的太皇山上,放眼望去,滿山遍布著油松、山桃、山杏,如同一排排“邊防哨兵”挺立在毛烏素沙漠南緣。

老黨員李樹和年過六旬,是寨子灣村民,也是一名返鄉創業的“創客”。他的創業項目是讓山變綠,讓村民致富。

不顧家人朋友反對,李樹和一頭扎進村里,一次性流轉全村退耕地2.5萬畝,踏上漫長的“綠山”之路。

黃土高原上干旱少雨,造林難度可想而知。2015年、2016年,連續兩年干旱少雨,李樹和的上萬畝油松全部枯死,損失高達200多萬元。

繼續堅持還是放棄?“選擇了就堅持做下去,種樹不能盲目,還得因地制宜。”修路、建蓄水池、請專家,他總結失敗經驗,最終選擇了山桃、山杏、檸條等經濟林種。

“山坡蓋被子,農民賺票子。”靠著愚公精神,5年來李樹和累計投資600多萬元,2.5萬畝林木勢頭良好,部分山桃、山杏已經開始掛果,村民已經嘗到了甜頭。

XxjpsgC007047_0902_7960085

8月28日,延安市洛川縣永鄉鎮方廂村的白潔(左)在自家蘋果園里采摘蘋果。  新華社記者 陶明 

一片果園養活一代人

“植樹造林就能過上好光景。”宜川縣云巖鎮辛戶村黨支部書記張延剛說。

辛戶村在半山腰,20年前這里仍是荒山。“山上光禿禿,遠看一面白。卷著塵土的大風每年持續兩個多月。”回憶當時的惡劣氣候,張延剛感慨萬千。

“農民有活路,林木才有生路。”退耕還林后,張延剛就考慮帶領村民種蘋果。

“栽蘋果樹前幾年都沒收入,怎么辦?”村民剛開始有顧慮,張延剛敢想敢干,從外地取經,自己帶頭種。

退耕還林的補貼,解決了掛果空檔期的收入問題。

2003年,張延剛的60畝蘋果園收入超過10萬元。村民們眼紅,一片片果園緊接著建了起來。

山變綠了,沙塵天氣不再來了。辛戶村也成為當地有名的蘋果村,現在人均年收入5萬元。

“一片果園養活一代人,我這蘋果樹都10多年了,現在要提升品質。”在自家的果園里,張延剛時而俯身拔草,時而抬頭伸手觸摸蘋果。

據延安市林業局統計,20年來延安市累計發放退耕還林補助112.8億元,全市80%以上的農民直接受益,蘋果種植面積達300多萬畝。

2019年,延川、延長、宜川3個貧困縣脫貧摘帽,693個貧困村脫貧退出,延安貧困人口由2014年底的20.5萬人下降到去年底的10034人,貧困發生率由13.2%降至0.66%,全市整體脫貧摘帽,告別絕對貧困。

“夫妻哨”堅守14年

從黃陵縣城驅車一個多小時,進入延安市橋山林業局雙龍林場。在海拔1470米的山頭上,付紅建和妻子王俊英在瞭望臺上守了14年。

見到付紅建時,他正在瞭望臺上觀察周邊的浩瀚林海,妻子站在一旁。

付紅建是“林二代”。2005年,他登上林場西山瞭望臺,成為一名瞭望員。早上8點到晚上10點,每隔一個小時,就要用望遠鏡觀察3.3萬公頃的林區是否有火情,工作枯燥,但責任重大。

“孤獨,有時候十天半個月都沒有說話的人。”上山之初,付紅建也想過放棄。

“后來,我也跟著上了山,陪他說話,給他做飯。”王俊英話不多,卻用實際行動支持丈夫。

付紅建摸索出了識別煙火性質的“二十四字訣”:觀兩面,察濃淡;分季節,析晴雨;別粗細,測遠近;觀動靜,區緩急。他已記不清報告火警的次數,林海的郁郁蔥蔥就是對他工作的最大褒獎。

夜幕降臨,山頂的瞭望臺燈光閃閃,像一座燈塔守護著綠色的森林。如今,夫妻二人種的山楂樹已經結出了紅彤彤的果實。“還會堅持下去,到退休。”山楂樹旁,付紅建語氣堅定。

20年來,延安市營造林面積2216萬畝,森林撫育341萬畝,1893萬畝天然次生林得到保護和發展。

陜西省委常委、延安市委書記徐新榮說:“路子對了,就不怕征途遙遠。這條退耕還林的生態環保路離不開群眾的支持,我們將繼續用延安精神來治理我們的山川,讓延安人民生活得更幸福更美好。”(人民日報記者 張丹華 人民網記者 吳超)

責任編輯:許敏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网球直播